新闻是有分量的

身高仅1.3米外卖哥在上海打拼:不希望因为同情被打赏

2019-02-28 16:04 栏目:网上赌博平台

  1993年出生的四川绵阳人高洋,如今在上海做外卖骑手。身高130厘米的他,多多少少会被人多看几眼。现在他月入8400多元,属于全国收入最高的10%外卖骑手中的一员,而他把挣到的大部分钱寄回给老家的父母。很多客户给他打赏,高洋猜测可能是因为他的身高,“但其实没必要给我打赏,因为我已经有配送费了。”他不需要同情,只是想凭本事和辛勤养活自己,同时给父母更好的生活。

  “想靠自己的劳动获得报酬”

  高洋是半年多前来到上海,成为一名外卖骑手的。今年春节,他回老家与父母团圆,现在是节后返岗。

  平时,高洋的工作范围在梅川路附近。 “你好,你的外卖到了。”在梅川路一小区,高洋敲开了客户的门,取外卖的男士稍作了停顿,说了声“谢谢”,随后关上了门。5分钟后,高洋的账号收到了一笔“打赏”10元。

  虽然客户的举动让他很感动,但高洋认为对方没有必要这么做,“因为客户已经付了配送费,没有必要再额外支付。”他说,自己会记住他人的善意,但是“希望赚的钱是劳动所得,而不是因为别人的同情。”“我最高碰到过打赏30元的,还有客户专门打电话问我,打赏的钱会不会被平台抽走。”

  截至2月26日,高洋骑手账号显示,他的好评率达到了97%,收到过66次鼓励,超过平均水平,业绩在站点也名列前茅。

  有人好奇,受限于身高,高洋送餐时是否会遇到困难,例如爬楼太累等。对此,高洋笑笑,“没什么,不累。”在他看来,工作中唯一称得上困难的地方,和其他骑手遇到的一样,就是下雨天送餐比较麻烦。

  “人生太短,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从小因为疾病,高洋身高只有130厘米。而因为学费问题,完成初中学业后,高洋就留在家里,正处青春期的他情绪很消极,在家中“啃老”多年,直到他的父亲拿着棍子,要把他撵出家门。

  在来到上海之前,高洋已“流浪”多年。在老家,他曾在工厂做过绕线工人,一个月收入1800多元,还要看企业效益。他不满足这样的生活,认为“太枯燥、机械”。

  高洋最大的爱好是旅行。来上海之前,他刚刚完成了独自骑车进藏的旅行。“一天骑几十公里,速度不是很快,走走看看。”高洋说,那次进藏之旅他没有做太多准备,从绵阳跟着导航骑到成都后,便沿着318国道一路骑去了西藏拉萨。“人生只有这么长,想做的事情就去做吧。”

  旅途中,高洋随身带着帐篷,省去了一大笔住宿费,偶尔还有藏民邀请他一同用餐。一个月后,完成旅行的他开始想“下一站”在哪里?他的一个朋友在上海松江一家工厂上班,于是他决定到上海谋生,但他依然觉得工厂生活太枯燥,所以并没有去“投奔”朋友,而是应聘成为了一名外卖骑手,“送外卖到处跑、充实,能感受到像旅行一样的自由感。”

  “目标月入1万元不是梦”

  和其他初入行者一样,刚送外卖的第一个月,高洋一天只能收入100多元,“当时我路不熟,送得比较慢,没别人多。”要提高配送效率,首先要记路,再得到最优的路线。除了导航,高洋更喜欢向居民问路,“他们知道怎么抄近道。”

  短短半年后,高洋月收入维持在8400元左右。根据饿了么的统计数据,全国大约10%的蜂鸟骑手月收入在8000元以上,也就是说,高洋已成为这一行中的佼佼者,但他却说:“拿到这些很轻松,现在我的目标是月入1万元。虽然有点难,但也不是可望不可及的。”

  高洋只是类似的千万个小镇青年中的一个。饿了么蜂鸟配送数据显示,77%的骑手来自农村,河南、安徽、四川三个省份排名前三。城市数字经济的发展,在让城市生活越来越便利的同时,也提供了众多门槛相对低、收入较高的工作岗位。对于像高洋这样的就业人群来说,这是让他们自食其力、体面生活的平台,也给他们一个融入城市、改变命运的窗口和台阶。

  本报记者 金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