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原来平时被我们丢弃的蛋壳 可以美成这个样子

2018-10-29 19:33 栏目:网上赌博平台

  原来平时被我们丢弃的蛋壳,竟然可以美成这个样子

  “玲珑镂鸡子,宛转彩?禄ā!?/p>

  ——唐·白居易《和春深二十首》

  白居易这首诗中的“镂鸡子”即为蛋雕。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蛋雕是在飞禽类蛋壳上刻琢成画的一种民间手工艺品,可在飞禽类蛋壳上刻琢成画,融和了绘画与雕刻,以浮雕、阴雕、阳雕、透雕、镂空等雕刻手法体现出各种精美的图案。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近几年,随着国家对传统技艺的提倡,社会大众对传统文化的关注,蛋雕技艺也逐渐兴盛起来,作品也如“繁花盛开”,内容有人物肖像、花鸟鱼虫、京剧脸谱、诗文字画等。

  甘肃临夏艺人杨星国钻研蛋雕技艺已有八年之久,走进他的工作室,除了精美绝伦的蛋雕作品,还有数不清的各种各样损坏的蛋壳。

杨星国与他的蛋雕作品
杨星国与他的蛋雕作品

  “当年为了收集蛋壳,吃鸡蛋都吃吐了。”

  2010年,那时候的杨星国还是一名大货车司机,刚开始接触蛋雕,不知道怎样取出蛋液保存蛋壳完整,也不知道如何掌握力度,10个蛋壳难有一个雕刻成功,他只好到处收集蛋壳,以备练手之需。

  “那时候,家里每天要吃10到20个鸡蛋,天天吃、顿顿吃,孩子们吃腻了发脾气,就换着法儿骗他们吃。”说起这些,杨星国呵呵笑起来。

  慢慢找到雕刻的感觉了,需要的蛋壳也越来越多。“当年为了收集蛋壳,吃鸡蛋都吃吐了。”杨星国回忆。光自家人吃还不够,杨星国在蛋壳底部打一个黄豆大小孔,用针管注射空气,把蛋液推出来,送给左邻右舍送。

  “邻居知道我给他们送鸡蛋很高兴,结果看见我端着一盆打好的鸡蛋很奇怪,解释了才知道怎么回事。那时候,街坊领居天天都有免费的蛋吃,算给我帮忙。”这样的情况持续了近2年时间。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热爱蛋雕的杨星国并不满足只在鸡蛋壳上创作,鹅蛋、孔雀蛋、鸭蛋、鸽子蛋、鸵鸟蛋等等,他开始搜集各种各样的蛋壳作尝试。

  可他没想到,大家越来越抗拒他送的蛋,原本热情的街访开始有意无意躲着他了。“原来很多蛋大家吃不惯,有土腥味,味道不怎么好,可是又不好意思当面拒绝,所以都躲着我。”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蛋雕投入的资金并不多,主要是时间和精力。随着技艺一点点熟练,杨星国成功作品越来越多,大多作为生日礼物等送给同学、朋友。但是家里人逐渐开始反对他沉迷蛋雕,认为不挣钱,又耗时间。

  “做得再精致也不过是个蛋。”

  但是杨星国不愿意放弃,他开始琢磨提高技艺,尝试设计创新。整日通宵琢磨研究,通过网络、书本学习,以及去外地交流,杨星国从零基础慢慢变为一名手工艺人。

  为了一个鸸鹋蛋,他四处求人,通过朋友的朋友,从澳大利亚带回4个鸸鹋蛋。“特别高兴,那个时候没见过。”因为鸸鹋蛋特有的色彩和厚度,杨星国将中国国画和书法融入到蛋雕中,创作了《伯乐相马图》,获得中国(深圳)文博会冬季精品展银奖。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2012年,那时靠蛋雕一年收入一两万元。如今,他每月收入达一两万元。很多人慕名而来,目前杨星国手里的订单已经排到明天年底,现在已不再接单。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我想多做些精品,不想把时间消耗在批量生产上。”

  2016年5月,杨星国作品第一次亮相于临夏,荣获临夏回族自治州创建全国民族团结示范州艺术大奖赛二等奖;2017年,杨星国荣获临夏州河州工匠,代表甘肃省参加第13届深圳文博会,其蛋雕作品《笼中鸟》获得铜奖。2018年,鸵鸟蛋作品《牡丹亭》和鸸鹋蛋作品《八坊印象》在第14届中国(深圳)文博会上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创意奖铜奖。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如今,杨星国是世界蛋艺术协会特邀会员,也是甘肃省工艺美术协会会员,他将砖雕、木雕、葫芦雕刻的图案和雕刻技法成功融为一炉,开创河州蛋壳雕刻工艺,他让蛋雕这门“脆弱”的艺术烙印上河州文化记忆,令四面八方的游客叹为观止。

杨星国正在制作蛋雕
杨星国正在制作蛋雕

  目前,他开设两个工作室,有10多名学徒,工作之余,他每周四到当地小学授课,传授学生蛋雕技艺。“将中国的传统文化传承下去,希望他们少走我的弯路。”

  杨星国也是一名“网红”,曾经他通过网络直播蛋雕,粉丝达20多万,点击量近8000万。但为了专心做作品,他关停了直播。“蛋雕不允许分心,不能敷衍了事。”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如果将来接的单子少了,有空闲时间,我也会考虑开直播。”杨星国说,“传统技艺不受关注,寸步难行。通过自媒体,将自己技艺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蛋雕技艺。”

杨星国正在制作蛋雕
杨星国正在制作蛋雕

  生活中,因为蛋雕,杨星国有很多搞笑的外号。“蛋叔”“蛋哥”“蛋蛋”,每次大家开玩笑,杨星国总会乐呵呵和大家闹成一片。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谈起做蛋雕这八年最大的感触,杨星国沉默片刻,缓缓道来:“不是艰辛,不是成就,而是让我的脾气变好了。人不像以前那么暴躁,动不动发脾气。”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杨星国的蛋雕作品

  “做蛋雕需要沉静下来,心定才能手稳,手稳才不会失误。”杨星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