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靠锦鲤“转运” 别舍本逐末就好

2018-10-19 02:11 栏目:网上赌博平台

  靠锦鲤“转运” 别舍本逐末就好

  玉渊杂谭

  杨 仑

  这段时间,锦鲤突然成了热门话题。在支付宝令人垂涎的“全球免单大礼包”的刺激下,喷薄而出的流量让锦鲤成功变身“吉祥物”,惹得网友们纷纷转发。

  在他们眼中,锦鲤的意义早已超越了鲜艳漂亮的鱼类本身,而变身为一种“幸运符”,更有人将之与自己对学业、工作的种种期许联系起来。

  其实,尽管真正的锦鲤出现时间不过百余年,早在两千多年前,它的老祖宗鲤鱼就已经是我国古代热门的“吉祥物”了。据说,孔子的儿子出生后,鲁昭公派人送来鲤鱼祝贺,孔子“嘉以为瑞”,干脆给儿子起名叫做孔鲤,表字伯鱼。崇拜鲤鱼的习俗也就此在齐鲁大地流传开来,至今山东部分地区仍然有食用鲤鱼形状馒头的习俗。

  由此可见,作为中国原产的鱼类品种,鲤鱼的地位可是相当高。《尔雅·释鱼》中第一个提到的就是鲤鱼。《诗经·衡风》有言:“岂其取妻,必齐之姜;岂其食鱼,必河之鲤”!看看,吃黄河鲤鱼和娶公主一样,都是当时劳动人民的美好愿望。

  不过,要是生在唐朝,想吃鲤鱼可得冒上不少风险。唐朝李姓当国,也不知因为姓名同音还是李唐天子特别喜欢鲤鱼,不但给鲤鱼封了一个赤鲤公的名号,还干脆下旨禁止吃鲤鱼。更让鲤鱼有牌面的,是得道成仙。东晋葛洪就说,“萧史偕翔凤以凌虚,琴高乘朱鲤于深渊”,鲤鱼不但成了仙人的坐骑,更能与凤凰相提并论。

  后世学者研究,鲤鱼之所以成为幸福吉祥的象征,或源于崇拜鲤鱼神性、或羡慕其多子多孙、或起源于生殖崇拜等等。无论是爱情、幸福、吉祥,归根结底,每一种象征意义的背后,都蕴藏着一种文化心理,即人们希望在寻常行为中寄托美好心愿,表达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和真挚深厚情感的向往。

  期待生活中美好的事物带来好运,这种文化在世界各国、各民族间都有着深远的历史,并逐渐演变成颇具特色的生活习俗、禁忌。无论是锦鲤还是其他物件,转运文化本身并无优劣,只取决于人们看待他们的方式:倘或以生活中的小乐趣、对明天的美好期许来看,则并无不妥之处;假如有人痴迷此道,处处以转运、好运为追逐目标,那就是舍本逐末,需要人们“见不贤而内自省”了。

  说回到锦鲤,尽管我国古代就有“赤鲤”的记载,但真正观赏性强、广为流通的锦鲤大都是日本品种,从红白、大正三色、昭和三色等品种名录上一望可知。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把这种精神力量注入到科学研究当中,给锦鲤再添上几个出彩的中国品种,就更符合中国传统的寓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