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拯救分娩之痛:推广“无痛分娩”真的很难吗?

2019-04-04 15:16 栏目:网上赌博官网

  【社会37度】

  编者按:这里的文字没有浮华,没有空谈,没有“标题党”。信息轰炸的网络时代,我们只希望安静记录身边的故事,关注冷暖人生,带你触摸社会的体温。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4月4日电 题:拯救分娩之痛:推广“无痛分娩”真的很难吗?

  作者:张尼

  疼到撕心裂肺、疼到怀疑人生……对于绝大部分经历过自然分娩的女性来说,产前阵痛都是一生无法忘记的经历。

  在医学高度发达的今天,人们已经可以通过医学手段来应对这种痛苦。但在国内,由于专业技术人员的短缺、配套不足,大部分产妇仍不得不面对噩梦一般的剧痛。

  不过,未来伴随着国家分娩镇痛诊疗试点工作的开展,这一医疗“痛点”或许将得到缓解。

  资料图: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的产房内,一名产妇正在分娩。  殷立勤 摄

资料图: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的产房内,一名产妇正在分娩。  殷立勤 摄

  这辈子不想再体验的痛

  “顺产到底有多痛?”

  知乎上的这个问题下有超过1500条回答,很多有过顺产经历的女性用文字描述出了自己当时的感受。

  “把整个下腹放进粉碎机”、“如同等待死刑一般”、“感觉灵魂被架空”、“这辈子不想再体验了”……对于绝大多数经历过的人来说,自然分娩的疼痛就像一场噩梦。

  2017年的一起陕西榆林产妇坠楼事件,更让不少女性对于自然分娩产生了心理阴影。

  “从阵痛开始到孩子出生,大概被折磨了将近20个小时,一开始还能忍受,到最后就感觉有个巨石在撞击内脏,疼到怀疑人生。”曾经亲身经历过顺产的杨洋(化名)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感受。

  资料图: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的产房内,一名产妇正在分娩。  殷立勤 摄

资料图。中新网记者 李泊静 摄

  两年前,杨洋迎来了儿子的降生,在医院生产的经历,她至今记忆犹新。

  她说,那应该是自己最无助、最煎熬的一天,那种痛苦没体验之前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分娩疼痛是各种类型疼痛中最剧烈的疼痛之一。”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大夫马良坤这样解释分娩疼痛。

  马良坤解释,分娩之痛的疼痛来自子宫肌肉阵发性收缩及胎儿产道娩出,其间可能出现显著的子宫及产道组织,激惹其中的神经末梢产生电冲动,沿腰、骶丛神经传递至脊髓,再上传至大脑痛觉中枢,从而使产妇有剧烈的疼痛感,这个过程就是所谓“分娩痛”。

  马良坤介绍,分娩痛主要产生于子宫口打开的过程中。在子宫口开至2-3cm时,疼痛开始加重,在子宫口开至10cm时疼痛达到最高峰。初产妇一般比经产妇在子宫口初开时更痛。

  资料图:一名男士模拟体验分娩疼痛  芊烨 摄

资料图:一名男士模拟体验分娩疼痛  芊烨 摄

  疼痛不是不能缓解

  分娩之痛,可怕的不仅仅是疼痛本身,分娩产生的组织损伤在引起疼痛的同时,也引起一系列病理生理变化。

  “诸如产妇过度换气、产妇子宫血流量减少、脐血流量减少、交感神经兴奋、儿茶酚胺升高、宫口扩张缓慢、胎先露下降受阻、产程延长致使体力消耗过多造成酸中毒等。”马良坤说,母体的这些变化对胎儿和新生儿会产生有害的影响,导致胎儿缺血缺氧,出现胎儿窘迫。

  依照专家的说法,分娩过程中,产妇由于疼痛喊叫,过度换气,耗氧量增加,导致呼吸性碱中毒,由此影响母体和胎儿内环境紊乱,发生胎儿窘迫,造成剖宫产率、新生儿窒息率升高。

  而随着现代医学的进步,疼痛并非不能缓解,分娩镇痛正越来越多地运用到临床。

  分娩镇痛即用各种方法使分娩时的疼痛减轻。其中一种方法是采用椎管内麻醉,麻醉医生在产妇的腰背部行硬膜外穿刺置管,通过硬膜外管给药。让产妇在第一产程中得到休息,第二产程中积攒了体力,更有利于完成分娩。

资料图 史福佑 摄
资料图 史福佑 摄

  有调查数据显示,2008至2009年度,英国产妇中选择椎管内镇痛技术进行无痛分娩的比例为33%。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报告显示,到2012年,美国无痛分娩的普及率达到90%。

  有的产妇形容,一旦注入药物,疼痛就会得到很大程度缓解,感觉就像“从地狱到了天堂”。

  “分娩镇痛从理论上来讲,适合于所有在分娩中有镇痛需求的产妇。只要产妇觉得自己对于宫缩疼痛难以忍受,就可以采取各种分娩镇痛的方式。”马良坤说。

  不过马良坤强调,分娩“镇痛”,不等于“无痛”。她表示,分娩镇痛其实分为“药物镇痛”和“非药物镇痛”,所以分娩镇痛,不等于全部都是药物镇痛。WHO指南推荐对低危产妇首选非药物镇痛,当非药物镇痛效果不明显时,再进行药物镇痛为佳。

  其中非药物镇痛包括音乐镇痛、水疗镇痛、导乐陪伴、针灸和电针刺激、水针疗法、按摩、产妇的体位与活动管理等等,这些都可以提供给产妇选择使用。特别是目前还没有条件实现药物镇痛的医院,可以首选非药物镇痛,能够及时帮助到产妇克服分娩疼痛。

  资料图:安徽省妇幼保健院医生在给产妇进行麻醉。

资料图:安徽省妇幼保健院医生在给产妇进行麻醉。

  打“无痛”为何那么难?

  早在孕期时,杨洋就曾了解过“无痛分娩”的相关知识,但是最终她还是没有享受到这项服务。原因是,她当时所在三甲医院麻醉医生数量有限,没办法24小时待命。

  “当剧烈疼痛开始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我去叫医生希望能打上‘无痛’,但却被告知麻醉科医生已经下班了。”杨洋回忆说,她最后只能凭借“一口仙气”咬牙坚持到晚上,最后才顺利生下孩子。

  这样的情况并非个例。

  中国医师协会分娩镇痛专家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米卫东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以往的抽样调查显示,中国在自然分娩的产妇中,接受分娩镇痛的比例大概在10%左右(也有数据是15%)这个数字比例远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水平。

  他分析说,国内专科医院和综合医院的差距也较大,妇产医院、妇幼保健院实施分娩镇痛的比例远远高于综合医院。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麻醉医生目前在全国非常短缺。

  “特别是大型综合三甲医院,一些三甲医院在保障临床手术方面已经投入了很多人力、物力,包括分娩镇痛在内的舒适化医疗方面,人力配备不足。”米卫东说。

  根据《2017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数据,2016年中国约有7.66万麻醉执业(助理)医师,每万人拥有的麻醉医生仅为0.5人。而美国和英国分别是2.5人和2.8人。

  另据业内人士测算,目前国内麻醉医生缺口约30万人。

资料图  芊烨 摄
资料图  芊烨 摄

  全国开展试点,希望来了?

  分娩镇痛既是产妇的痛点,也是医疗服务的痛点。但未来,杨洋曾经遭遇的无奈,或许将得到改善。

  2018年11月,国家卫健委下发通知,决定2018—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遴选一定数量的医院开展分娩镇痛诊疗试点工作。

  通知提出,医院应当为分娩镇痛工作提供必要的支持,包括人员、设备设施和必要的政策支持,调动医务人员开展分娩镇痛工作的积极性。

  近期,第一批国家分娩镇痛试点医院名单对外公布,913家医院进入名单。

  作为中国医师协会分娩镇痛专家工作委员会的一员,米卫东分析了开展试点工作的目的。

  “一是希望纳入试点的医院能够在操作、管理等方面更加规范,提高安全保障,二是希望通过试点工作带动分娩镇痛的覆盖率。”他强调。

  据米卫东介绍,目前试点医院入门门槛是实施分娩镇痛占到自然分娩比例的10%,两年后的出门的门槛是达到40%。

  另一方面,在医保报销政策上,分娩镇痛也有望获得支持。国家卫健委在试点方案中要求各级卫生健康部门积极协调相关部门,为试点提供医保报销等政策支持。

资料图: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内,来自美国的专家与准妈妈们一起分享“无痛分娩”为产妇所带来的裨益。 田健 摄
资料图: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内,来自美国的专家与准妈妈们一起分享“无痛分娩”为产妇所带来的裨益。田健 摄

  公众认知仍需要过程

  试点工作的开展,无疑将为不少女性带来福音。不过,公众对于分娩镇痛的认知与了解,仍需要过程。

  预产期在今年9月的李萌(化名)很幸运,她建档的医院就是北京的试点医院之一。但第一次为人母的她仍然有些顾虑。

  “看到网上资料说,打麻药可能会对大人和孩子产生一些风险,周围的亲戚朋友们做过‘无痛’的不多,并不是很了解。”李萌道出了自己的担忧。

  在专家看来,这样的顾虑更多的是由于认知的欠缺。

  “中国已经有二三十年开展椎管内分娩镇痛的历史,技术发展已经非常成熟,对产妇和婴儿都是安全的。当然医疗操作无绝对,对椎管内分娩镇痛可能引起的少见且不会引起严重后果的不良反应,社会和民众也应当予以接受和理解。”米卫东解释。

  他强调,实施分娩镇痛能够降低无指征剖宫产比例,它的副性影响与它带来的益处相比,是性价比非常高的技术,开展这项技术可以说是利国利民。

  在米卫东看来,分娩镇痛牵扯到优化流程,专业医生的数量、质量等多重问题。他表示,希望通过开展试点工作,使得各医院及行政管理部门给予相应支持,包括政策支持,培训支持,社会宣传支持等等。

  “这样能有更多合格的、满足业务要求的专业技术人员能够加入这项工作。”米卫东说。(完)